跳至正文

粉笔公考举办粉丝活动“粉笔Open Day”,发布新Solgan

多知网10月14日消息,粉笔公考昨日举办大型粉丝活动“粉笔OPENDAY”,发布新Slogan“发现不一样的自己”,并为到场数百名学员发放福利:每人赠送680元无门槛现金券;系统班回放限制改为无期限(原为一年)。

粉笔公考CEO张小龙说,这是一场“既不为融资也不为招生”的活动,他调侃道“健康的公司太低调对行业发展很不利”。

粉笔公考2014年上线,当年营收1000万,利润200万;2015年直播课听课人次80万,营收4000万,利润1000万;预计2016年营收突破1亿,利润3000万。

资本寒冬,业内还在为在线教育的烧钱头疼不已时,粉笔不仅题库用户量爆炸式增长(300万用户),并且通过粉丝经济+直播课跑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模式,获得了非常不错的利润,成为在线教育行业现象级的公司。

张小龙今天在粉笔OPENDAY上的题为《改编》的演讲,可以一窥粉笔模式的精髓。

  以下演讲部分经过多知网编辑:

“这个收入从绝对数量上来说并不算多,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在线教育是大把烧钱的时代,粉笔凭借什么同时收获用户数量、营收、利润的几何倍数的增长?他们没有广告,没有代理商,没有电话营销,没有天价协议班,也没有压榨老师课酬员工工资,有的只是过硬的产品品质、超高的性价比以及学员们良好的口碑。

粉笔公考举办粉丝活动“粉笔Open Day”,发布新Solgan_新客网

粉笔如今取得阶段性的成功靠的是分享精神。依靠新兴的互联网技术和其带来的商业模式,粉笔获得了比传统培训行业至少高20倍的运营效率,我们把这个效率分10倍给学生,5倍给老师,剩下的5倍留给企业。对学生的分享直接体现在课程价格上,同类的课程,更好的师资和服务,但价格却只是线下培训机构的十分之一。对老师的分享体现在课酬上,老师课酬是传统培训机构的3倍。

科技的力量是粉笔飞速发展的重要因素。教育作为一个古老的行业,一直是以人为中心,科技对教育的改进一直是被排斥的,甚至到现在还有无数人的人说,教育中老师才是关键,神马信息技术、互联网……都是浮云。这种保守、固执的观念阻碍了教育的进步,让教育享受不到科技带来的红利,我们目睹科技改变交流、出行、娱乐、支付等生活方式,很多产业在商业模式、产业布局、消费习惯等方面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教育还是止步不前。作为老师出身的我当然不否认教师在教育中的基础性地位,但是基础不是全部,甚至在一个行业越是向前发展的社会,基础的东西就是越不重要的。比如吃饭对于人是最基本的,要吃饱吃好,但我们如果永远只停留在要吃饱饭这个阶段,这样的人生和社会无疑是苍白悲催的。我们坚持认为教育是需要借鉴现代信息技术的力量来对教学进行深入改造的。

作为一个有纯正的互联网血统的企业,粉笔对技术的投入与重视在整个教育行业里都是数一数二的。我们的技术团队人员均是来自腾讯、百度、网易等公司,他们最低年薪40万,平均年薪50万。这个薪酬待遇不要说在教育类企业,在互联网公司中都算是非常不错的。正是凭借强大的技术力量,仅2015年粉笔APP新版本发布就超过20次,新增优化功能40多个,并且在行业最前沿的申论主观题批改方面,取得重大的突破。在技术的支持下,用户学习变得更加方便、快捷、科学、高效。尤其是基于大数据的智能个性推送,让每个用户的练习都是独特的,适合个人的、私密性的,大大增强了学习的针对性,优化了学习路径,缩短了学习时间,提高了学习效率。数据不仅帮助了学生,还解放了老师。粉笔题库答题次数超过7亿次,日均答题超过200万次,老师可以根据最鲜活真实的答题数据授课,提前知道用户的问题和痛点,授课的针对性也得到大大增强。

对科技的重视并不意味着忽视教师的基础性地位,相反我们恰恰是通过科技帮助、解放、优化教师的作用。粉笔所有教师都有着非常扎实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的授课经验,但是我们始终认为经验只能代表过去和历史,所有的教学在基于历史的基础上,也要面对现在和未来。在数据的支持下,粉笔对教学教研的重视程度是空前的,平均每月的教研教学会超过100场,时长超过200小时,讨论不仅涉及题目、命题趋势等这些传统教研内容,还加入了用户行为分析、互动节点把握、语言表达方式等等。当然,对教研和教学的重视不能仅仅依靠企业和老师的自律,更应来自于教学模式的倒逼。粉笔所有的课都是直播课,直播不仅意味着是现场的,更意味着是开放、对话、民主的。这种授课模式不仅表现在老师可以说,而且所有的学生在现场、当下就有发言权,课后又有评价权。若老师讲得不好,不仅会受到学生当堂质疑,还会在课后给予差评。我们最有名的张小龙老师有几次上课情绪不稳定,被10多个学生给了差评,这些不能被抹去,我们的评价全是公开的,会成为对老师的历史评价沉淀下来。

粉笔理解的对教学教研的重视,不是简单出于企业短期利益的需要,去逼迫甚至压榨老师,让用户获得当下短期的快感,让企业获得表面虚假的美誉度,而是为老师提供平台、数据、服务、引导、自由,让老师在创造性地劳动中去提升教学水平。

对科技和教学的重视都指向一个目标——用户。曾经有人问我:粉笔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我说了两字:诚意。有人说,你们搞互联网的人,个个只会吹牛,数据都是假的,有什么诚意可言。我想说的是:粉笔公布和显示数据都是真是。举两个例子说,粉笔公考笔试系统班的通过率的最新数据是26.7%,友商们公布的数据是多少呢?我没有看到低于80%的。要知道公考笔试自然通过率是6%左右,通过培训提高4倍左右的效率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如果没有别的附加的招生条件,规模化招生通过率80%和要求一所普通中学的学生80%要上清华北大一样难。还有一次,我们一位运营同事问我,模考报名有9700多人,可以说是万人模考吗?我问什么时候考,她说还有2天,我说那就努力把报名人数推到1万人,经过努力考试人数有11000多人,万人模考就名副其实了。

这种诚意不仅体现在公布数据上,还体现在我们的产品设计上。在产品上行业流行的是:先设计一个便宜的基础班,然后再搞一个提高班,最后来个冲刺班,此外再搞一些VIP班,魔鬼班……你花几百块钱报了一个基础班后,会惊讶地发现这个班不是为了上课,而是为了引导你报几千块钱的提高班,报提高班是为了让你报上万甚至几万的魔鬼班,最让人惊讶的是:这些班的讲课内容没有差别。不仅如此,你报了班之后,还要再向你推销图书、视频课程等等。我并不是在黑同行,这就是行业现状。粉笔只有一个班——系统班,最好的老师、服务、资料……全部都在这个班,对绝大部分人来说,有这个班就够了。我们坚持产品单一化,这不仅是一种经营策略,更体现的是一种诚意。不设置其它的课程就是破釜沉舟,不给企业留任何退路。我们想好了,就一心一意把这个产品做到极致,在服务、体验、通过率上都要足够好,否则企业就关门。这个经营思路也倒逼着团队放弃任何其它的幻想,心无旁骛地把一个产品做好。正是凭借着这种诚意,我们获得了良好的口碑,同时取得了3个月2万人数的招生量的成绩,让粉笔招生人数一举成为行业第一。即便抛开道德的诉求,单纯从经营策略来说,诚实也是最好的方式。

粉笔在取得小成绩的同时,也为行业带来了一些小变化,其中最直观的就是价格的变化。公考培训有一个特点:时间短、单价高、专业化程度低、老师待遇低、需求强,正是在良好的商业环境的趋势下,公考培训行业在短短几年时间崛起了2家10亿以上规模的企业。遗憾的是这两个企业在赚到大钱之后,不仅没有在产品服务上做太多的改进,而是在师资服务都没有变化的情况下疯狂涨价,主流课程从几百到现在的几万,甚至高达十几万。某个企业在招生数量没有增加的情况下,利润增长了100%。这利润是怎么带来的?不是创造新的价值,而是两个字:涨价。这给媒体和社会造成非常恶劣的印象,一说起公考培训,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天价。但今年,自从粉笔推出了高质量、低价格的课程之后,很多友商也纷纷跟进,开始在教学、服务、价格上作了大幅度的调整。考生也变得更加理性,开始不被包过、协议等字眼忽悠,他们只选好的,不选贵的。

我们并不反对高价,反对的是没有创造价值的高价。之前行业定价思路是这样:考生愿意为考上公务员掏多少钱,我就收多少钱。现实情况上,人家倒是愿意掏钱,但是我们更加应该问问:你值多少钱?更进一步还应该思考,我们通过优化效率,能帮别人省多少钱?有人批评粉笔搞低价把行业搞乱了,把一个大行业做小了。事实恰恰相反,首先粉笔的价格不是低价,而是一个合理的价格,680的费用虽然只是以前课程的零头,但是因为借助互联网的优势,在这个价格体系下,我们还能获取不错的毛利,所以这不是低价倾销。

其次,以前公考培训班,尤其是笔试,参培率很低,粉笔提高了参培率。以国考为例,100万考生参加考试,往年参加培训的考生不到2万人,而今年粉笔招生就达到了2.5万人,全行业参培人数预计超过5万,参培人数一年就翻了一翻。我们预计5年之内,通过在线方式,在价格是原来的十分之一的情况下,参培率提高二十倍,行业还是比原来大了一倍,同时让更多的人享受到了服务,创造了新的价值,何乐不为?

在资本寒冬来临之际,粉笔的数据也让互联网+教育这个模式看到了更多的希望。前两年一些创业的小伙伴在资本的热钱邀请下,纷纷对在线教育表示出热情和信心,今年秋天资本市场开始变冷,大家纷纷唱衰在线教育。粉笔虽然没有赚到大钱,但也能说明垂直细分领域的在线教育,可以在保持高速增长的情况下养活自己,还可以盈利,在线教育不只是会烧钱,还会赚钱,赚效率的钱,赚有未来的钱,赚良心钱。如果因为遇到暂时的困难,使优秀的人才纷纷退回到落后原始的传统模式,甚至离开教育培训行业,那将是历史的倒退,是整个行业的损失。

粉笔选择在这个时节花大价钱搞一个不伦不类的OPEN DAY,一不是为了融资,二不是为了招生,而是想传达一个信讯:相信科技的力量,相信未来有无限可能,我们会遇见更好的自己。(多知网 梵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