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镇魂曲》背景剧情介绍 无名氏的一生

《异域镇魂曲》的剧情设定比较复杂,如果没有弄清楚背景设定比较难理解这个游戏的剧情,下面为大家带来了《异域镇魂曲》背景剧情介绍,一起来看看无名氏是如何度过他漫长的一生的吧。

《异域镇魂曲》背景剧情介绍 无名氏的一生_新客网

现在,让我们了解一下,无名氏–游戏中是这样称呼这名不死人的,他是如何度过他那漫长的一生的。

在行星之间旅行是非常有趣的事,有时候你会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上次在Clerk’s Ward 大肆采购的时候我们就在一堆乱七八糟的坎吉人手稿中找到了一张令人惊讶不已的羊皮纸信笺。有很多人会对此感兴趣的,因为上面记载的是一个在Sigil非常有名的人的传奇经历,这个人虽然有很多个名字,但是最为人所知的还是“无名氏”。最初的无名氏应该是一个为别人提供建议的指导人,然而他的建议却导致了背叛。我们看到信笺里提到了一份契约,这直接证实了无名氏最原始的分身所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过,这可怕的罪行是他永远也无法补救的。然而,信笺里并没有提及这项罪行的具体内容,只是隐隐约约的暗示这个世界慢慢老化的事实与之有关。

他向暗夜魔女Ravel Puzzlewell寻求帮助,想借她之手变为不死之身以逃避对自己的惩罚并能有机会补偿自己所犯的罪过。面对自己所爱的人,Ravel完成了他的请求,将无名氏与他的死亡化身剥离。但是这样做要付出一个可怕的代价,虽然每次死亡只会让无名氏昏睡一段时间,但是这样同时也会对他的思想造成伤害,使他失去记忆。由此而来在无名氏的一生中就产生了无数的分身,每一个分身都仅仅保留了对过去的一点点的残缺的记忆。

对于以后的许多分身仅有一些片断的纪录。伟大的将军、强大魔法师的门徒、沾满鲜血被执法者追杀的凶手、试图在Sigil昏暗的街道里躲闪的盗贼。他在行星上流浪,残忍与善良,混乱与公正。他扮演过很多角色,行事变化多端,在漫长的生涯中唯一不变的就是深入他肌肤的折磨的纹身,这个图纹同时也吸引了其他深受折磨的灵魂围聚在他身边。毫无疑问的,这些灵魂的大多数都被抹煞了。

很明显有一位分身知道悔恨的要塞,说得准确一点是他的悔恨的要塞。这位分身曾经同天神Trias对这个要塞有过详细的询问。

另外一位分身曾经在大牢里掀起过一场叛乱,他利用一把称为魔影之钥的神器打开了这个监狱通向下级层面的所有大门。痛苦女神最终平息了这场叛乱,无名氏浑身的伤痕是不是就是那场叛乱给他留下的唯一的纪念呢?永生之人也能在女神的怒火之下不朽吗?

几个世纪以前,Ravel试图打开在Sigil的所有传送门。不管这是为了证明她的力量有多大,还是为了她以后宣称的把女神从所谓的“笼子”里给放出来,痛苦女神还是把她困在了迷宫里,使以后的无名氏分身不能再从她身上发掘到记忆的源泉。

在200多年前,一个分身曾经是知者协会(sensate)的成员,显然这段时间对他是一段快乐的时光,但是不久以后他消失了,流言传说对他的谋杀自他苏醒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开始了。但是,谋杀者是谁,他的敌人是谁?我们还不知道。

在这之后一个伟大的分身出现了,这是个“实践”分身,他只差一步就可以击溃他的敌人。这是一个冷酷的、残忍的分身。他留下了详细的日记,并且为他以后的分身而在身上刻下了指引性的魔符。他诱使Pharos去完成一道艰巨的任务以使他不能再骚扰自己,他把执法者Vhailor关在了一个山洞里以便他在需要的时候可以用得着。

他委托Xeno Xander为他完成一部梦想机器,以实现他不可能达到的梦想。他也委托Godsmen为他制作一个通向Ravel迷宫的传送门。然而到了最后,他并没能用到其中的任何一样东西。

他诈死以骗过未知的敌人,并且躲到了外部层面上,他甚至还为自己建造了一个坟墓作为反击敌人的陷阱,同时还可以为将来的分身留下详尽的讯息。

然而这些措施都没办法从根本上解决他的敌人,所以,这位行事果断的分身决定主动出击,亲手把敌人给揪出来。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征集了一批队友。

在阿佛纳斯(地狱的入口),他从头骨之柱那里收买情报,并且从中释放了一个他称为Morte骷髅头,然而因为这个可怜的脑袋回答不了他的问题,他又几乎将Morte给杀死。这件不幸的事直到现在对Morte都是一个梦魇,它现在对各种事实都夸大其词,算不上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情报来源。

他在地狱的边缘千里迢迢的追踪一个名为Dak’kon的Githzerai族人,仅仅是因为他手上的一把Karach巨剑。最后,他救了这个战士的一条性命并利用一种他根本不在乎的Zerthimon语言诱使这位战士向他效忠。

另外,他还招募了一位盲人射手Xachariah。虽然这位射手并不能看到任何东西,但是他手上的箭确实能准确的射进敌人的心脏。

他佯装与Deionarra陷入了情网,以便他可以蒙蔽这位可爱的女子并堂而皇之的利用她强大的力量。

最后,就在五十年前多一点,为了搜寻他的敌人–他的是死亡化身,他和他的同伴开始向悔恨的要塞进发。他计划的第一部分执行得很好。Deionarra愿意为他而献出自己的生命,当深爱的人提出要求的时候她毫无怨言的死在了悔恨的要塞门前,这样她那强大的力量就可以让她灵魂的视野穿透这座从未有人涉足过的尘封的要塞,无名氏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

然而,他计划的另外一部分成为了灾难,他和他的对友分开了。Dak’kon和Morte 成功了逃出了这个可怕的要塞,但是不论是心灵上还是肉体上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他们的一生被打上了残酷的烙印,这使得他们对无名氏以后的分身都保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不信任感。Xachariah和那位“实践”分身在要塞中战死了,然而他们的尸体却返回了Sigil。这可能是他的敌人做的决定,把他击败,然后把他的尸体送回Sigil,这位神秘的敌人也许是害怕在这座悔恨的要塞里杀死对手可能也会导致它自身的涅灭?

嗯,该怎么说无名氏的下一位分身呢?他可能患了精神病,很可能这是因为在悔恨的要塞里发生的事搅乱了他的脑筋。在这种病态的疯狂里,他开始把自己以后的分身视为自己的敌人,认为他们是身体的小偷。虽然他只存在了几年,但是他的行为实在太不明智了。

他毁掉了他的前身留下来的工作日记,大部分都丢失了,不过幸好他在他前身所设下的陷阱墓穴中对这些日记都有简要的纪录,并且他也在那里留下了自己的旅行日记。在Iannis的怂恿下,他也试图焚毁前身所留下的纪念品,但是幸好失败了。

他为自己以后的分身设下了许多陷阱,最为狡猾的则是设置在Festhall中的一块感应石上。这是一个双层的陷阱,先是一层十分吸引人的记忆,隐藏之下的陷阱则只会被他的下一位分身所触发。

他留下了一本日记,不过使用Uyo的语言写的,在他谋杀了自己的老师Fin Andlye以后,这种语言就只剩下他一个人懂了,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他也不太敢肯定这一点,所以他另外用一个谜盒装下了这份日记,他以后的分身只有先打开盒子,学会Uyo语言,然后才可以读到他的日记,当然,在这个盒子上他也步下了陷阱。

这位分身也与抹杀一项令人惊讶的发现拖不了关系。他曾经遇到一个对他前世比较熟悉的人,从他那得知当无名氏的每一位分身死去的时候,他对前世的记忆就减弱几分,然而,有一种方法可以防止这种死亡导致记忆流失的情况发生,不过不幸的事,这种做法只会对他的下一任分身有利,可想而知,这位“发狂”的分身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他立即干掉了这个可怜的家伙。

实际上,这位分身把任何人都视为是对自己的一种莫名的威胁,而这种威胁又是非常容易使用武力消除的。而即使是痛苦女神的迷宫都无法削弱他的暴怒,虽然他冒犯了女神,但是他也成功的从女神的怒火之下逃出。他残暴的杀戮之行最后终于反过来吞噬了自己–他的一个牺牲者进行了难以想象的反抗,直接导致了他的死亡。这大约是五十年前的事。

以后的几位分身都是默默无名的人,不过里面曾经有位强大的魔法师,他曾经指导过Ignus学习火魔法。

最后Sigil终于迎来了无名氏的最后一位分身,他在Dustmen的停尸场里醒来,死亡再一次削弱了他的记忆。显然,肯定是某人发现了他前世的尸身,然后又不辞劳苦给拖到了这个停尸场来,但是是怎么拖过来的,谁是Fell?他的敌人吗?难道他身上的 折磨的纹身,即使死时也可以拖拽一个深受折磨的灵魂吗?

这最后一位分身为自己确定了一个返回自己死亡之地的目标,这个简单的道路最后却把他带到了自己的敌人面前–带到了他的死亡化身面前。在死亡化身的心中,也同样期盼着这位分身能遵循这条道路前进,否则任何能能是他找到他的敌人的线索都会被掐断。

他与Ravel作战,与Trias交锋,最后同自己的死亡化身相遇,他也遇到了自己的前三位分身,这给了他新的力量,足够的力量。

他和他的对友击败了死亡化身,最后他们再次融合在一起,不死之身被破除了。长久以来他本该早就接到的惩罚终于降临到他的头上,他被审判并发配到血腥之战服役,这是个满意的结局,对任何人都是。

《异域惊魂曲》描述了无名氏最后一个分身的经历,他是否能够找回失去的记忆,寻找到真正的死亡,就只能依靠你的智慧了。不过没什么可害怕的,死亡对于他来说只是又一次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