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ace去年以赤字告终 光零售渠道就耗费4500万欧元

两周以前的2018春夏米兰男装周上,Versace回归品牌总部,在米兰Palazzo Versace举办了最新发布会。时间节点适逢创始人Gianni Versace逝世20周年,宽版条纹西装、休闲短裤、标志性的图腾丝巾……一切仿佛都回到了30多年前Versace的黄金岁月。

Versace去年以赤字告终 光零售渠道就耗费4500万欧元_新客网
Versace 2018春夏男装系列发布会/图片来源:Vogue Runway
Versace去年以赤字告终 光零售渠道就耗费4500万欧元_新客网
Versace 2018春夏男装系列发布会/图片来源:Vogue Runway
Versace去年以赤字告终 光零售渠道就耗费4500万欧元_新客网
Versace 2018春夏男装系列发布会/图片来源:Vogue Runway
Versace去年以赤字告终 光零售渠道就耗费4500万欧元_新客网
Versace 2018春夏男装系列发布会/图片来源:Vogue Runway

只是现实世界里的时光不断前行,商业现状也比伸展台严峻得多。

截止于去年12月31日的12个月内,Versace营收同比增长了3.7%,共计6.69亿欧元。各个品类与各个市场均表现不俗,尤其亚太地区。尽管营收稳步增长,支出数字更加庞大。与录得1530万欧元盈利的2015年相比,这家意大利品牌2016年入不敷出——亏损高达740万欧元。

Versace解释称去年在零售渠道投入了4500万欧元。很长一段时间来,直营店铺始终是品牌主要盈利增长点。去年,全球约200家直营店为公司带阿里4.18亿欧元的营收,同比增长了4.3%。

“为了确保未来几年内,生意能有大幅提升,公司对管理层进行了大幅调整。”Versace解释说,全新组建的管理团队将按照战略,继续在品牌、产品、渠道和传播上进行投资。2016年5月,Versace经历了一番高层变动。原Alexander McQueen首席执行官Jonathan Akeroyd加盟,取代Gian Giacomo Ferraris。而后者则在数周后转投竞争对手Roberto Cavalli的阵营。

这位行业老手2009年出任Versace首席执行官时,公司营收才2.67亿欧元,而且亏损接近8000万欧元。到了2014年Versace向黑石集团出售20%股权时,其估值已经超过10亿欧元。

“我至今仍然非常感激Gian Giacomo Ferraris,Versace在他的带领之下完成逆袭。”品牌创意总监,也就是创始人的妹妹Donatella Versace谈起公司内部变动时说道:“可今天我们需要的CEO应该更懂品牌战略与零售市场。”她告诉《女装日报》记者,新任首席执行官Jonathan Akeroyd深谙零售市场、男装以及授权经营,“这对于公司未来全球化扩张至关重要”。

Versace去年以赤字告终 光零售渠道就耗费4500万欧元_新客网
Donatella Versace/图片来源:Vogue Runway

1978年,Gianni Versace创办出了Versace。八年后,公司迎来了最鼎盛的时期,追随者无数,其中不乏皇室贵族和明星;戴妃当年的一席单肩晚礼服突破了当时皇室着装礼仪的极限,同时也赢得无限赞誉;英国女演员Elizabeth Hurley的别针高开叉礼服成为Versace品牌的经典系列。

Gianni Versace 1997年遇害后,家中最小的妹妹Donatella Versace接管公司。她每周在这里要待50个小时以上,一年设计10个系列,并把品类成功拓展至家居、电子。

转眼间,Donatella Versace接手已有20年,公司经历过大落大起。对于怀揣有上市愿景的Versace来说,去年CEO变动或多或少打乱了原本节奏。

Gian Giacomo Ferraris 2015年就曾说过集团年收入达8亿欧元就可启动上市计划。他也曾经预计公司到2017年营收可达8.74亿欧元。市场对Versace的上市计划颇为看好,早前预计它会在2017年中上市,不过现在已成泡影。最新消息称或会推迟至2020年前。Jonathan Akeroyd需要在整体市场的低迷以及金融市场的动荡的背景下承担起启动该集团的上市重任。

撇开Versace的商业运作,其创意团队也处在一片迷雾中。年初起,行业内便有传闻称Donatella Versace有意邀请Riccardo Tisci加入。这位设计师当时刚与效力12年的法国时装屋Givenchy分道扬镳。然而,《女装日报》几周前援引行业消息称,双方最终没能联手,而这极有可能是因为Riccardo Tisci背有竞业禁止协议。